《一、前言》

一、前言

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,人口老龄化、慢性 病井喷,提高居民健康水平已经成为最迫切的需求之 一。提高全民健康水平,推动健康中国建设已成为新 时期的国家战略。而发展健康产业已经成为新的经济 增长点。中医药学作为我国独特的医学体系,长期以 来,与西医互相补充、协调发展,共同担负着维护和增进人民健康的任务。2016 年 2 月 26 日,国务院发 布《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(2016—2030 年)》进 一步明确了未来 15 年我国中医药的发展方向和工作 重点。同年 12 月 25 日,习近平总书记签署第 59 号 主席令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》由全国人民代 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核通过并发布。中医药的发展受 到前所未有的重视,中医药事业取得迅速发展,医疗 机构不断增多,人才队伍不断壮大,服务能力不断 增强。2014 年,国内中医医疗机构达 43 586 所,占 全国医疗卫生机构的 4.4 %(见图 1);总诊疗人次从 2010 年的 6.13 亿增长到 8.74 亿,年均增长率 9.3 %[1]。 特别是中医药在全球的认可度不断提升,根据世界针 灸医学联合会 2015 年的统计,共有 183 个国家或地 区开设了与中医相关的诊疗机构,中医药已成为目前 世界上唯一能与西医媲美的第二大医学体系,解决了 很多西医难以解决的临床问题,显示出不可替代性, 必将成为医学未来发展的重要贡献者。然而,中医健 康服务体系的构建仍面临严峻形势。中医西化倾向过 度,优势特色发挥受阻,传承压力巨大。中医“治 未病”的思想未能有效整合到全民健康促进工作中, 中医药对健康的贡献度未能凸显。因此,本文在对 2010—2014 年中医药统计数据分析、百余位专家和管 理人员访谈和甘肃、陕西、四川、广州、山东、江西、 江苏、福建等省市充分调研的基础上,从病前、病中、 病后三个阶段剖析了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的优势及存 在的问题,在全生命周期中寻求中医药健康服务的突 破口,提出构建中医药传承创新健康服务发展体系的 战略对策。

《图 1》

图 1  2010—2014 年中医类医疗机构数量及占比

 

《二、定措施、抓落实、夯实振兴中医药的政 策体系》

二、定措施、抓落实、夯实振兴中医药的政 策体系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中明确提出要发展现代 医学和传统医学,而“中西医并重”一直是我国卫 生事业的基本政策。近年来,国家对中医医疗机构 的财政拨款在逐年上升,从 2010 年的 144.74 亿元增 长到 2014 年的 237.69 亿元,财政投入逐年增加;但 中医医疗卫生机构财政拨款在医疗卫生机构的占比 却呈下降趋势,由 2010 年的 6.92 % 降至 2014 年的 5.12 %,见表 1[1];中医药管理体系仍呈纵向“高位 截瘫”,横向“多头管理”,资源分散,难以形成合 力。因此,各级政府应确保稳定的中医药财税投入, 中西医并重发展;加强中医药体制改革,统一谋划, 统一领导,凸显中医药在医疗卫生体系中的作用, 让国家政策能够更好地落实;在科研体系中,强化 我国中医科学院的统筹规划、整合资源、组织协调 的作用,建立类似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(NIH)的 科技组织机构,发挥体制优势,加快中医药科研创 新体系建设;在深化医药改革中,进一步完善和落 实中医药相关政策,制定有利于中医药健康服务产 业发展的优惠政策。

《表 1》

表 1  中医医疗卫生机构财政拨款及占比情况 [1]

《三、强基层,提能力,完善中医“治未病” 服务网络》

三、强基层,提能力,完善中医“治未病” 服务网络

“治未病”强调对疾病的早期诊断、早期干预, 体现已病防变、控制小病转变成大病的理念。中医 凭借人的感官,采用望、闻、问、切方法,通过人 的外在表现,即可对处于量变阶段的健康状态进行 诊断并采取干预,具有简单、方便、价格低廉、效 果好、安全等综合优势,“治未病”符合当前大卫生 观和健康观 , 有利于中医药事业借助健康理念来引导和激发需求。2016 年 8 月 20 日召开的全国卫生与健 康大会明确指出:“以基层为重点,以改革创新为动 力,预防为主,中西医并重,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, 人民共建共享”的卫生工作方针 [2]。但是,长期以 来注重疾病治疗,忽视病前预防、治疗后康复,制 约了中医药“治未病”传统优势的充分发挥,尚未 形成系统、标准、高效的“治未病”服务网络。基 层医疗机构最接近群众,是中医药“治未病”的立 足点,只有做好、做强基层的“治未病”工作,才 能有效地实现健康保障工作中的“关口前移”。2015 年,中医类别执业(助理)医师分别占社区卫生服 务中心(站)、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的 20.11 %、 15.59 %、16.9 %[1]。基层中医药人才缺乏,强基层 中医药服务任重而道远。因此,将中医药“治未病” 服务作为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中不可或缺的 主要内容,将社区和农村作为实施“治未病”的重 要平台,中医针灸、推拿等非药物疗法的综合治疗 作为在基层卫生医疗机构的首要诊治手段;在基层 医疗机构建立“中医馆”云平台和全国性的“治未 病”信息网络,提升基层医疗机构“治未病”水平; 加强基层中医药人才的培养与引进;构建“治未病” 学科体系建设和人才培养,引导优势中医药资源下 沉基层,为“治未病”工作的有效开展提供基础支撑。

《四、明优势,抓重点,求突破,凸显中医药 防治疾病的贡献度》

四、明优势,抓重点,求突破,凸显中医药 防治疾病的贡献度

中医药在全民健康体系中的不可或缺作用虽然 已得到广泛认可,但是中医药资源总量仍然不足,中 医药适宜技术未充分得到推广与应用,且其技术服 务价格严重偏低,一些特色诊疗技术濒临失传,中 医药服务对健康的贡献度未能有效凸显。对此,应 在病前、病中和病后的不同阶段,明确中医药的优 势与突破重点。在“治未病”、慢性病防控、康复等 健康服务领域,加强中医非药物疗法的研究和推广 力度。整合资源,围绕肿瘤、心脑血管疾病、代谢 性疾病、新发传染病等重大疾病,发挥中医药的优 势,从关键环节的基础研究、临床评价、作用机制 等方面开展联合攻关研究,明确中医药的优势环节, 力求突破。将中医药古文献与现代科技及临床有效 融合,大力推进中医药理论创新;进一步挖掘中医 药在慢性病防控中的潜力,建立以中医药为主、中 西医结合的慢性病防治体系,推进中医与西医治疗 有效结合,建立健全中医医院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、 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分工合作的慢性病综合防治体系, 形成慢性病中医药综合防治和临床科研相结合的工 作机制。发挥中医药在儿科、妇科、生殖等疾病治 疗领域的明显优势。振兴中医儿科,加快恢复二级 以上中医医院的儿科设置。在妇科和生殖领域,充 分发挥中西医结合优势,将中医的整体调节与西医 的精准医疗紧密结合。

《五、分层次、显特色,完善中医药健康服务 标准及管理体系》

五、分层次、显特色,完善中医药健康服务 标准及管理体系

当前,我国引领中医药标准制定的方法与模式 还未建立,中医药个体化的诊疗模式与标准化的方 法体系仍未有效衔接,中医药标准体系不完善,权 威性及公认度不够,对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支撑力不 足。尤其是在中医药健康服务大力发展的今天,中 医药标准体系(包括技术、服务、人才等)的构建 成为当务之急,必须推进中医药标准化支撑体系建 设。积极推进中医诊疗技术规范化,提升医疗服务 质量与效能;建立中医药评价标准体系,重点加强 中医药疗效评价、人才评价、科研成果评价和职称 评审标准体系的建设;推进中医药国际标准的制 定;加强对中药材化学污染、重金属标准的研究, 提升中药材质量;规范“治未病”的行业标准;建 立符合中医药特点的准入制度。

《六、拓领域、增供给、创模式,做大做强中 医药健康服务产业》

六、拓领域、增供给、创模式,做大做强中 医药健康服务产业

健康产业是一种有巨大市场潜力的新兴产业。 在我国,中医药与健康产业融合,拓宽中医药服务 领域,增加我国的健康服务供给形式,提高供给质 量,创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健康服务模式,才能形 成大健康、大科学、大融合的中医药健康服务产 业。因此,推动中医药服务、养生膳食、“治未病” 思想、针灸推拿、太极拳、八段锦等全面融合发展, 推动养生和养老产业的规范化、标准化、现代化。 针对我国医院床位紧张、患者出院缺乏康复医疗 服务的现状,充分发挥中医药在疾病康复中的作 用,建立健全一批以中医为主导、中西医结合、康复与养生结合、康复与休闲结合的综合性康复 医疗服务体系,切实延长医疗服务链条,减轻医 院压力。大力促进非公立医疗机构的发展,推进 中医医师多点执业。充分利用互联网、大数据等 信息化手段,推进中医药智慧医疗、智慧保健等 服务模式的创新,将中医药融入到所有与健康服 务相关的领域。

《七、弘扬中华优秀文化,推进中医药在海外 发展》

七、弘扬中华优秀文化,推进中医药在海外 发展

世界卫生组织(WHO)报告显示,1 亿多欧洲 人目前是传统和补充替代医学的使用者,其中五分 之一定期使用传统和补充替代医学。在日本,84 % 的日本医生在日常实践中使用汉方医学。针刺疗法 已经在世界卫生组织 103 个成员国认可并使用 [3]。 据不完全统计,从 1987 年到 2005 年,我国为 130 多个国家和地区培养了 54 700 余名来华学习中医 药的人员 [4]。WHO 在亚洲设立的 15 个“传统医 学合作中心”中有 13 个与中医药有关,其中 7 个 设在中国。针灸作为中医理论指导下的疗法,已在 全球 183 个国家和地区得到传播,但中医药还没有 进入主流医学体系。中医药是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 重要载体,推进中医药服务的海外拓展工作,不仅 可以为其他国家的居民提供服务,也可以有效提升 我国的文化软实力。当前,应依托中医药医疗、教 育、科研等国际交流合作的骨干机构,建设若干个 “一带一路”中医药海外中心,改善硬件环境,建 设能承担政府间合作项目、展示中医药现代化和 国际化的基地。加快推进中医药文化的国际传播、 中医药国际标准建设等,培育一批国际市场开拓 能力强的中医药服务企业或企业集团,推进中医 药走出国门,立足世界。